用户名: 密 码:     立即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学校概况 教学科研 德育之窗 后勤保障 党团工会 校园文化 岁月流金 校长信箱  
   岁月流金  
  历任领导
  校友风采
  校庆专题
   全文检索  
 
   岁月流金  
刘莹:新闻人刘莹执掌星海音乐厅 见证高雅音乐走进寻常百姓家
来源: 作者:

 新闻人刘莹执掌星海音乐厅  见证高雅音乐走进寻常百姓家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方晴

刘莹,安徽人,1982年毕业于萧县中学,现任星海演艺集团管委会副主任、星海音乐厅主任,亚太表演艺术中心协会副主席、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剧场委员会副主任、星海演出院线会长、星海音乐学院客座教授。

  曾获得文化部颁发的“全国文化工作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今年(2018年)被授予“广州国际形象传播大使”。

  1982-1989年,就读于中山大学中文系,现代文学硕士研究生。

  1989-2006年,就职于羊城晚报社。

  2006年进入广东星海演艺集团。

  2010年任星海音乐厅主任。

  

改革开放的浪潮,在南粤大地掀起巨变。广州在经济领域取得瞩目成就的同时,文化产业、事业也应和着时代的节拍蓬勃发展……1998年,国内第一个山谷梯田式结构的音乐厅,在广州二沙岛珠江之畔落成,并被赐予一个意义非凡的名字——星海。它国内顶尖、世界一流的声学设计,使得中国音乐版图添上了广州这一重镇。

  12年后,音乐厅迎来了一位特别的掌门人——刘莹。她大学读的是中文专业,却在中山大学参与发起了最早的校园歌曲创作;毕业后的17年间始终奋斗在广州新闻业一线,却在43岁时毅然转型,一头扎进文化演出领域。

资深新闻人有个“音乐梦”,从总编室主任到音乐厅主任

  1982年,刘莹从家乡安徽考进了中山大学中文系,她没想到的是,迎接她的将是7年如歌岁月。“我们当时的系主任是黄天骥老师,他酷爱音乐,甚至曾经想学指挥。所以每年的合唱比赛,黄天骥老师都会亲自指挥,中文系的节目总是拿第一。”作为音乐教师的女儿,刘莹从小就是文艺积极分子,尤其喜欢音乐。1986年刘莹与一群热爱诗歌与音乐的同学一起,做出了国内校园歌曲第一盘磁带《向大海——中山大学校园歌曲》。磁带收纳的12首歌词曲均由中大学子创作,唱出了欣欣向荣的校园生活以及中大学子的理想与追求。

  毕业后,刘莹加入了羊城晚报社,以经济新闻记者的身份开启了她17年的报人生涯。那是广州报业与城市发展热火朝天的时代,刘莹用她的文字记录了一系列广州发展大事,到2005年,她已经是羊城晚报的总编室主任。

  彼时,广东星海演艺集团正在寻找音乐厅管理者的接班人。“从没想过会转行,被动员的时候,我还说自己打算为新闻事业奋斗终生的。”这让刘莹陷入了挣扎,一方面,2000年后广州文化事业、产业进入快速成长期,确实有施展拳脚的空间;另一方面,“当时在媒体自己干得挺起劲的,做演出怎么会有做新闻的成就感呢?”

  犹豫再三,刘莹还是决定加入广东星海演艺集团。“43岁转行,好多人说我去一个陌生的领域挺有勇气的。但是我知道,我只是一直把对音乐的喜爱放在心里的某个角落。有一句老话说‘热爱是高于事业的’,有喜爱音乐这个基础,我就觉得可以了。”

顶着压力自办演出,星海不能只做“收租婆”

  刘莹在2010年接任星海音乐厅主任,她着手的第一件事是改革组织架构。“可能因为我从媒体过来,媒体人最大优势是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市场化的运作方式,在各行各业已全面铺开,但在文化演艺领域却相对滞后。”

  当时,星海音乐厅在高雅演出舞台上属于一枝独秀,作为公益一类事业单位也能获得足够的财政支持,因此虽然音乐厅的组织架构、演出的宣传销售手段等市场化程度不高,但团队成员没有太大压力,也安于现状。为了改变这一状况,刘莹在星海音乐厅按市场化的运营架构成立了市场运营部、品牌运营部、场地运营部等部门,各个部门的负责人也从“科长”改称“总监”,与市场化、现代化的管理模式接轨。

  第二件事也是最重要的,打造星海音乐厅的核心能力,自办演出。“好多人说我干嘛费这个劲,星海音乐厅场地不愁出租,而且因为与广州交响乐团、广东民族乐团的合作,演出分成可观,旱涝保收。可是自办演出、采购节目是要承担市场风险的。”但刘莹不愿星海只做“收租婆”,她认为,不在市场上做出引领,就不会有真正的影响力。

  “开始的时候是挺难的,因为我们没有和国外知名乐团、音乐家和经纪公司接触过,连联系方式都没有。星海音乐厅当时最大的优势在于世界一流的声学设计,但是人家都不知道,也不认识我们。”刘莹带着团队全球跑,拿着一摞摞介绍手册,哪里有古典音乐节就去哪里,看乐团演出,到后台直接找乐团负责人、找经纪公司,推介星海音乐厅。为了让演出顺利进行,刘莹的团队经常要和乐团签厚厚的一本合约。“细致到每天吃什么饭、用什么车、住什么酒店、什么房间、要多少工作票,全部都提前约定好。”

  刘莹记得,她上任后由音乐厅引进的第一个外国乐团是德国波恩贝多芬交响乐团。20111231日的新年之夜,这个乐团给广州观众带来了贝多芬巅峰之作《d小调第九交响曲》。“当时我们都很激动地在现场看彩排,今天回过头来看,超过这个水准的乐团在星海已经很常见了。”  在刘莹的管理期间,星海音乐厅演出体量从每年200多场增长到400多场,上座率从原来的六七成,上升到九成。曾经被担心的自办演出亏损问题,星海音乐厅靠多年保持两位数增长的经济效益,交出了优秀的答卷。

票价降了,观众水平高了,“十秒静默”让行家直说“牛”

  “会不会听不懂?会不会打瞌睡?”刘莹听过不少市民对古典音乐的疑虑,“其实古典音乐也存在生活中,要打破大家自设的门槛。”2009年开始,星海音乐厅联手广州交响乐团和广东民族乐团不断推出“周日音乐下午茶”“周末民乐坊”等普及音乐会,9年间票价不过从50元升至80元,却有名指挥名音乐家从耳熟能详的乐曲开始,为观众边演奏边讲解。这让重实惠的广州人趋之若鹜,每每开票都被抢购一空。

  2018516日,德国科隆西德广播交响乐团与德国科隆西德广播合唱团、德国西南德广播合唱团共同演绎贝多芬的《欢乐颂》,拉开了星海音乐厅20周年华彩演出季的序幕。刘莹记得,开票前一天下午5时多就有乐迷来排队买惠民票,仅一个周末,全场1300张门票便被观众抢去近1000张,提前半年票就卖光了。刘莹感叹道:“这在10年前都是无法想象的,古典音乐能把票卖完,甚至像流行音乐一样的火爆。”

  与此同时,星海音乐厅的音乐样式正走向“多元化”。爵士、民乐、民谣甚至摇滚,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作为音乐厅,有这么好的声场,就应该成为音乐表演的旗舰店。”刘莹说道,“好的艺术,可以超越本身的样式、时间、地域,成为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

  刘莹说,之所以发展“大音乐”,是希望让更多人尤其是年轻人走进音乐厅。“不少国外音乐家来星海演出都会感到吃惊,说没想到会在观众席看到这么多年轻的面孔,国外喜欢古典音乐的更多是银发一族。”刘莹也观察到,排队抢票的七成以上是年轻人。

  除了年龄结构,观众的音乐素养也发生了变化。刘莹举例说道,维也纳爱乐乐团在星海音乐厅上演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爱之死》时,出现了“十秒的静默”。当最后一个和弦渐渐消弭,指挥尼尔森斯的双手停在半空,观众的心也为之沉溺,全场的静默持续整整十秒。“要知道,只有最懂行的观众才知道保持安静。” 刘莹回忆说,“当时我旁边坐的是巡演的老总,他对我竖大拇指说,你们广州的观众太牛了,这次巡演只有广州做到。”

艺术的力量直达人心,从观众的反应上找到成就感

  “做演出有什么成就感呢?”刘莹从观众身上找到了答案。在贝多芬《英雄交响曲》演出开票的那天早上,排在惠民票队伍第三位的是一位美院学生。她在买到票后久久不愿离去,激动地对刘莹说,《英雄交响曲》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她非常感谢星海音乐厅让一个学生有机会到现场膜拜曾给她生活带来莫大勇气的一首曲子。“我当时觉得非常感动。原来,艺术的力量是可以直达人心的,跟当年做新闻一样,能给人、给社会带来改变,而且影响更深一点、更久远一点。”

  刘莹说,职业和爱好能融为一体,是最幸运的事。能在人到中年之后,走上这样一条新的道路,她非常感恩。“真的是很偶然的机遇,但回过头想,父母的音乐启蒙,我热爱音乐的老师和同学,甚至是当年中大的‘起床音乐’——门德尔松的《春之声》,都在我心里播撒下种子,让我因为热爱愿意奉献自己全部的智慧、热情和力量。”

弘扬民族精神、奋斗精神,“因为热爱,愿意奉献全部”

  “可能因为我从媒体过来,媒体人最大优势是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市场化的运作方式,在各行各业已全面铺开,但在文化演艺领域却相对滞后。”

  “43岁转行,好多人说我去一个陌生的领域挺有勇气的。但是我知道,我只是一直把对音乐的喜爱放在心里的某个角落。有一句老话说‘热爱是高于事业的’,有喜爱音乐这个基础,我就觉得可以了。”

                                        ——刘莹

  如果说经济是城市的实力,那么文化就是城市的魅力,是城市的根与魂。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广州文化蓬勃发展。近年,越来越多文化盛事在花城轮番上演,各个艺术门类百花竞放、异彩纷呈,“音乐之都、合唱之都”城市品牌日益凸显。广州,正逐渐成为亚洲最大的演出集散地之一、国内外文艺界盛事的重要平台、世界艺术大师们寻觅知音之地。  这一趋势可以反映在数字上。广州大剧院、星海音乐厅、友谊剧院等剧场,每年为广州市民带来超过10000场演出;年参与合唱活动的人口达20余万,活跃的业余合唱队伍超5000支,位居世界城市合唱团队拥有量前列;2017年,广州的城镇居民人均文化消费为5040元、占人均消费性支出的13.1%,消费金额与占比均超过北、上、深;广州的新年音乐会,每年都有4台,最高纪录达到6台,哪怕最高票价达2888元依然是全场爆满,一票难求。  中国音乐界最高奖项金钟奖在广州永久落户,二沙岛户外音乐季持续为观众献上免费的音乐与合唱演出,维也纳爱乐、柏林爱乐两大享誉全球的古典音乐界“天团”接踵而至……这些文艺盛事,既让音乐专业人收获满满,也让广大市民在家门口就能享受高质量的精神食粮。

  大事记:

  1998年——国内第一个山谷梯田式结构的音乐厅——星海音乐厅,在二沙岛落成。

  2003年——中国文联、中国音乐家协会宣布,中国音乐界最高奖项金钟奖永久落户广州。

  2010年——广州新中轴线上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广州大剧院,落成于珠江新城花城广场旁。

  2016年——世界戏剧日选择广州为来华首站,来自全世界33个国家的戏剧家在广州交流。

  201710月和11月——古典音乐世界天团维也纳爱乐乐团和柏林爱乐乐团接踵来穗,分别登上星海音乐厅和广州大剧院的舞台。

Copyright 2006-2010 ahxxzx All Rights Reserved
235200 0557-5061216 0557-5063101 E-mail : ahsxxzx@126.com
皖ICP备06009952号

皖公网安备 34132202000106号